更多金融大佬、制造業大亨加入

哈德遜河澤西市一側有一座玻璃鋼筋結構的辦公樓,與曼哈頓金融區隔河相望。這座辦公樓氣勢冷峻,外觀設計體現着國際審美風格,樓頂部有“DTCC”幾個字母,代表着美國證券存托與清算公司在這裡辦公。

不過,很少有華爾街以外的人士知道,全世界的證券記錄多數都集中在這座建築裡,既有股票、債券,又有共同基金和衍生品,資産價值達48萬億美元。曾幾何時,股票憑證要在交易所間傳遞,就需要小夥子們在曼哈頓下城區寬闊的街道上穿梭遞送。20世紀70年代,華爾街成立了DTCC的前身,取代了這種辦法。

現在,DTCC的庫房中依然有紙質證書。但是,該機構每天處理9,000萬次日常交易,都以電子形式存儲在該機構服務器上,并且在不同地點留有備份。130個國家的數千家金融機構和交易所需要DTCC提供存托、清算、結算等輔助服務。

幾個月内,DTCC就要展開最大規模的區塊鍊應用,區塊鍊是一種分布式數據庫技術,因為加密貨币比特币而廣受關注。DTCC的交易信息庫(Trade Information Warehouse)裡存儲着價值10萬億美元信用衍生品的信息。其中,大約5萬個賬戶的記錄将移至一個叫做AxCore的定制化數字賬本中。

DTCC首席技術架構師Rob Palatnick表示,上述信息庫保留了每日清算和結算證券所需的“黃金記錄”,包括到期日、支付計算等。不過,複雜信用衍生品交易的參加者自己也保留記錄,該記錄在投資到期前要統一數次。将上述記錄遷移到區塊鍊上,所有參與者都能實時看到記錄,而且上述重複操作大多也不再需要。

Palatnick說:“我們說的不是要消除人員和機構,而是要消除數據庫之間的層級和數據庫之間的轉譯。”

富士康也與一家P2P貸款機構合作,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為Chained Finance的初創企業。Chained Finance将很快幫助富士康及其衆多小型供應商(還有供應商的供應商)連接到基于以太坊的區塊鍊上。該區塊鍊将使用自己的通證和智能合約(即自動執行),來進行支付,提供融資,幾乎實時進行,無需繁冗的文書工作。

富士康創投機構已經對6個區塊鍊初創企業投入了4,000萬美元。該機構創始人李仁傑(Jack Lee)說:“(譯自英文報道,下同)我們認為,區塊鍊是我們工作的骨架,自動執行交易的智能合約是肌肉,通證就是血液。”

區塊鍊的新世界

歡迎各位讀者來到企業區塊鍊的新世界。企業正在利用比特币等加密貨币的基礎技術,利用該技術加速業務流程,提高透明度,可能節約數十億美元資金。

從根本來講,區塊鍊就是一種分布式數據庫,相同的副本存儲在多台計算機中。這樣,個人之間(或公司之間)即使彼此并不相識,或者互不信任,依然可以進行(資金或其他)交易。所有交易都記錄在多個地方,交易細節人人可見,因此不可能作假。企業已經在利用區塊鍊追蹤新鮮金槍魚從南太平洋的捕魚鈎一直到食品店的貨架的全過程;還有企業用區塊鍊加速保險索賠,管理醫療記錄。

國際數據公司(IDC)的信息顯示,2019年,企業和政府對區塊鍊的總開支應該會達到29億美元,比一年前增長89%,到2022年将達到124億美元。去年,普華永道對600位“精于區塊鍊的”高管進行了調研。受訪者有84%表示,自己的企業參與了區塊鍊活動。

為記錄首個所謂“企業“區塊鍊興起的過程,《福布斯》編制了首份區塊鍊50強榜單(Blockchain 50)。該榜單一年推出一次,上榜者為大型企業。這些企業正在将這種技術用于有意義的用途。區塊鍊最初應用于加密貨币。現在,加密貨币在獲得主流社會接納方面仍然有困難。但是,上榜企業正在調動人力和财力,以共享數據庫為基礎打造未來。

玩鬧式區塊鍊時代已結束

IBM Global Industries高級副總裁Bridget van Kralingen說:“玩鬧式地對待區塊鍊的時代已經結束。我們真的已經看到,區塊鍊正在走出加密貨币的陰影,開始專注真正的商業問題和複雜的流程。

比特币的創造者假名中本聰。2009年,中本聰激活起自己的網絡時,正是區塊鍊充當基礎會計系統,允許比特币持有者不經中間人即可進行資金轉讓。交易每10分鐘一次,以區塊的形式進行——區塊就是數據的一種說法,每個區塊都存儲了先前一個區塊的壓縮版,區塊連在一起,就成了鍊條。追蹤比特币何時離開一地,何時抵達另一地的過程不依賴銀行或其他中間人,而是由比特币網絡上成千上萬台計算機進行。作為交換,這些計算機獲得比特币。

對于多數公司來說,這可能帶來問題。使用比特币區塊鍊不需要身份信息,交易本身與公開地址相互綁定。也就是說,稍做一點工作,就能夠把很多地址确定到人或者公司。可口可樂和摩根大通等企業慣于維持以專屬流程或控制為基礎的競争優勢,起初對加密貨币抱有懷疑态度。

企業還需要對自己的數據有某種控制。埃森哲金融服務區塊鍊部門全球負責人David Treat說:“整個企業界的中心就是誰對商業流程的哪個部分負責。不能有缺口,幾十億美元的公司不接受缺口。不能有缺口,不然就會發生嚴重的數據洩露或者社會契約問題。”

企業對區塊鍊技術的應用日益增長。對此,Digital Asset Holdings的影響力或許在企業中最大。該公司是一家初創企業,位于紐約。2015年早些時候,該公司聘請摩根大通銀行人士Blythe Masters擔任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在Masters的帶領下,Digital Asset開始收購企業,幾乎立刻購買了一家小型公司。這家被收購的公司正在開發一種“隻限受邀者”區塊鍊——即許可區塊鍊。2015年晚些時候,Digital Asset将其“開放賬本”項目的代碼捐獻給Linux基金會。後者支持Linux操作系統等開源軟件項目。

該項目名為Hyperledger,創始人如同金融和科技行業的名人錄,Masters與該項目的聯系對此起了作用。Hyperledger将30家公司列為創始人,包括ABN AMRO、埃森哲、思科、CME集團、IBM、英特爾、摩根大通、NEC、State Street、VMware、富國銀行等。Hyperledger一夜間就成為了企業區塊鍊項目的标杆。

區塊鍊玩法升級換代

接下來的事情可謂企業區塊鍊開天辟的事件。2016年初,IBM向該項目捐獻了4.4萬條代碼。這些代碼成為了一種速度更快、隐私保護更好的新型區塊鍊的核心組成部分。現在,福布斯區塊鍊50強的上榜企業中,至少有一半正在使用這種名叫Hyperledger Fabric的區塊鍊。

IBM區塊鍊總經理Marie Wieck說:“我們一直十分重視确保該項目不僅成為區塊鍊技術的标準,也成為文件和數據的标準。有了這種标準化,(企業)就不需要花時間來比較文件的異同和有效性。”

Hyperledger是一家非營利機構。這家機構成立後不久,紐約一家名叫R3的金融科技機構從ING、巴克萊和瑞銀等投資者處募集了1.07億美元資金,用于創建一個營利性區塊鍊平台,名為Corda Enterprise。

區塊鍊技術的商業潛力日益明顯,很多加密貨币初創企業也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模式。

例如,舊金山的Ripple原名Open Coin,被視為另一種替代貨币體系。2015年晚些時候,Ripple不再僅僅關注其自己的加密貨币XRP,而且着手為大型銀行開發軟件。2015年,Symbiont公司從比特币初創企業Counterparty脫胎而出。Symbiont編制了一種專屬區塊鍊。現在,先鋒正用這種區塊鍊分享股指數據。ConsenSys則位于布魯克林,是數家加密貨币公司的集合體,由以太坊創始人之一控制。2017年2月,ConsenSys協助成立了企業以太坊聯盟(暫譯名;英文為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

美國企業将Think Different”(非同凡響)、“Don’t Be Evil”(别做惡)等劍走偏鋒的口号用于營銷與廣告,但是最具前沿思維的美國企業卻在快速應用一種技術。從很大程度上來講,這種技術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使其消失。

以保險行業為例,大都會人壽的移動應用Vitana将保險與妊娠期糖尿病綁定。Vitana使用區塊鍊來記錄數據,核實索賠,支付保險金。最近,該系統在新加坡進行測試,新加坡的懷孕女士中,孕期糖尿病患病率達五分之一。測試時,一名醫務人員将測試結果輸入患者的電子醫療記錄,大都會人壽的智能合約幾秒鐘内就可以将保險金存入病人的銀行賬戶,用于支付與該疾病相關的費用。不需要紙質文件,也不需要提交索賠。

一些自保險索賠流程經常需要多個時區的方面發送大量電子郵件和附件,打很多電話。大都會人壽,德國安聯保險也與安永合作,嘗試将上述索賠流程的特定部分遷移到私有區塊鍊。處理索賠的時間從幾周降低到幾個小時。

法國巴黎銀行自19世紀就對大宗商品交易者提供貸款。該行正在考慮使用一種名叫Voltron的賬本平台為交易者處理信用證。Northern Trust已經開始使用Hyper Fabric管理私募股權基金。Broadridge Financial已經試點多個分布式賬本,用于其占主導地位的代理投票和股東交流業務。

Broadridge戰略負責人Michael Tae說:“你可以實時地知曉誰擁有股票,誰有權投票,投票如何與各方商定的股東會議議程建立聯系。”

食品行業永遠是多事之地,有時發生疫情,有時發生事故。在這個背景下,雀巢和Bumble Bee Foods等公司正在利用區塊鍊來确保供應鍊安全,減少文書數量。

Golden State Foods(GSF)是麥當勞的大型供應商,每小時生産漢堡超過40萬個。該公司使用射頻标簽和Hyperledger Fabric等設備追蹤其漢堡肉餅的位置和溫度。如果食物可能變質,系統能立刻告警。與此同時,該系統還能實時跟蹤卡車或酒店的冰箱裡儲存的肉量,優化存貨水平。

今年,Bumble Bee在德州奧斯汀的西南偏南大會上公布了SAP打造的供應鍊如何為顧客實現完全信息透明。很快,Bumble Bee的承諾就不是空口無憑了。例如,假設Bumble Bee許諾說,一包12盎司的黃鳍金槍魚是漁民在南太平洋捕獲的,不是工業化的捕魚船打的。漁夫、金槍魚加工商、包裝商實時将數據輸入Bumble Bee的分布式賬本。到夏季,Bumble Bee就會向願意檢查的顧客和零售商分享該信息。

區塊鍊淘金,誰獲利了?

從公關的角度講,Bumble Bee的SAP區塊鍊可能帶來紅利。2017年,綠色和平組織評選了20個金槍魚品牌的可持續性,Bumble Bee僅排名第17名。綠色和平組織指稱,該公司用環保營銷“染綠”了一系列不良行為。

Bumble Bee首席信息官Tony Costa說:“食品安全和産品采購的可持續性已經成了我們行業中最重要的課題。我們通過利用最新的技術,可以說加強了公衆的了解。所以,我們不隻是管理數據。我們依賴的是關系。”

因為效率有問題,醫療行業的每賺1美元,就要浪費20美分,一年大約浪費7,000億美元。Ciox是佐治亞州阿爾法利塔(Alpharetta)一家鮮為人知的公司,為全美60%的醫院管理醫療記錄往來。該公司正在考慮開發可供醫療提供者付費使用的私有區塊鍊來交換數據。媒體巨頭康卡斯特也在嘗試使用區塊鍊精準投放電視廣告。Ciox和康卡斯特等區塊鍊50強企業正在計劃使用區塊鍊的隐私功能,利用顧客的數據,同時保護顧客的身份信息。

雖然使用區塊鍊項目的企業激增,但是區塊鍊還是新技術,實現較多收入或較大節約的項目還較少。

有一批企業正在從當前的企業區塊鍊淘金中獲利——德勤、普華永道、畢馬威、安永、塔塔咨詢服務公司正在部署小規模團隊,向企業高管宣傳,并收取高額費用,幫助企業實施該技術。(咨詢機構在幫助我們創建該榜單時發揮了關鍵作用,所以我們沒有把這些企業包括在内。)例如,德勤有1,400名全職區塊鍊員工。印度的塔塔公司的區塊鍊單位則有1,000名員工,其中600名為全職員工。甲骨文、SAP、亞馬遜等科技公司也在區塊鍊領域攻城略地。

IBM既是科技公司,也是咨詢機構,可能在企業區塊鍊公司中最大、最成功。除了創建Hyperledger Fabric外,該公司還有1,500名員工專門從事這項新技術,其中多數員工為工程師。該公司還公布,IBM區塊鍊為500個客戶的項目提供支持。

例如,IBM Food Trust有超過50個成員,包括沃爾瑪、Kroger、雀巢、家樂福。IBM還Trust Chain背後的力量。後者由Rio Tinto Diamonds、Asashi Refining、Helzberg Diamonds等鑽石和珠寶供應鍊企業組成。IBM旗下另一集團Health Utility Network的成員則包括美國5大醫療保險公司的3家——Aetna、Cigna和Anthem。

IBM的Wieck說:“任何區塊鍊網絡的力量都在于其參加者和成員。”至于這些成員是抱有理想主義精神的加密貨币從業者還是全球企業,其實沒什麼關系。(福布斯)

AD: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删除,多謝。